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竺家荣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翻译家

原籍浙江镇海。出生于辽宁鞍山,自幼生长在北京。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,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。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。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。担任《翻译课》以及《日本文学研究课》等。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。曾多次赴日研修。在教学之余,因偶然机遇,开始了翻译,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。虽亦艰辛,但乐在其中。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《失乐园》,三岛由纪夫《丰饶之海——晓寺》,谷崎润一郎《疯癫老人日记》,东山魁夷《京洛四季——美之旅》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,青山七惠的《一个人的好天气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旁之石(山本有三)节选8  

2015-01-09 13:19:35|  分类: 我的译作节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   妈妈孤单单,煮熟红小豆,盼儿把家还。”

记得不是太准确,好像有人写过这样诗歌。阿莲这天早晨起得特别早,把头天晚上买来的红小豆,放在锅里煮上了。

    在家里做豆沙馅,对于像阿莲这样做派活的人来说,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。而且她的身体,从那以后就一直不怎么好,干体力活儿很吃力。但一想到儿子今天要回来,就想做点儿子爱吃的东西。她几次放下手头的针线活,跑到厨房,打开锅盖看看煮软了没有。等到小豆煮软了之后,就把它放进钵里,细细研磨,最后过滤出水分,攥出豆沙。

“也该回来了……”

不论是做豆馅还是做针线活,她总觉得好像听到胡同里有木屐声,于是每次都挺直身子,向门外张望一眼。这位要强的妈妈往常都是要求儿子,除非给我送活儿,不然千万不要回家,今天却焦急地盼着儿子早些回家。

    她终于等不下去了,走到胡同口,向远处张望。只见不少穿着店里发的浆得笔挺的新衣服的人,兴冲冲地地走在街上,他们头上的新草帽檐,反射着耀眼的阳光。这也是今天一道美好的风景。她站在胡同口,长时间地望着街上的景色。虽说回家探亲的小伙计不少,但左等右等就是看不见吾一的影子。

    “也许是刚去店里,今年没有给假吧。”

    阿莲这样猜想着,无精打采地回了家。可是,人虽然坐在裁缝案子前边,却根本没有心思做活。“……莫非是生病了?”她这样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 快到中午的时候,随着一声“我回来了”,吾一走进屋来。几天不见,儿子显得成熟了不少,阿莲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 “哎呀,你回来了!左等右等也没回来,妈妈还以为你今天没给假,不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 “今天不是星期天吗,星期天要从早晨开始,陪着少爷做功课,所以出不来。妈妈,老板说,实际上像我这样刚去学徒的,是没有假的。不过,由于陪伴少爷读书,今天才特别开恩让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 “是吗,那太好了!妈妈多么盼着你回来呀……”

阿莲说着,突然心疼起儿子来了。刚才听吾一说出那样少年老成的话来,说明这种规矩只有去学徒才能养成,在学校里无论如何学不到的。

“还有,这是老板赏的。”

吾一拿出一个纸袋,递给妈妈。

    “哟,得赏钱啦!”

    “唉,不过,我用不着零花钱,这个交给妈妈吧……”

    “可是,这是你自己挣的嘛!留着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吧……。”

    “不用,我现在不需要钱,请补贴家用吧。”

    “哎呀,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……还是去人家店里学徒有长进呀!——你这样说,我很高兴,但是,吾一,这钱是你辛辛苦苦赚到的呀……”

    “嗯,是的。是我去学徒第一次得到的钱。正因为是我第一次得到的钱,所以才一定要给妈妈的。”

    “是吗,那好吧,难得你这份孝心,妈妈就收下啦。但是我决不能花它……”

    妈妈拿起赏钱封,走到神龛前面,把它恭恭敬敬地供奉在上面,嘴里嘀嘀咕咕地叨念着,拜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 按那个时候的一般习惯,刚去的学徒一般来说是不给月钱的,而且头半年也不发衣服。即便以赏钱的名义给的钱,以吾一这样小小的年纪,也是很不易的。见儿子这么快就能得到赏钱,做母亲的,心里百感交集,难以用语言来表达。

    赏钱封里,好像是一枚五十钱的银币。即便只是五十钱,也是儿子干活第一次挣来的,这么一想,它在阿莲眼里,就不再是一般的钱币了,它已经不再是没有节操的任人使用的卑贱的东西了,而是吾一的血汗结晶般高贵的东西。

    “吾一,你肚子饿了吧?妈妈给你做了豆沙年糕,现在赶紧吃吧。”

    “豆沙年糕!太好啦!”

    一听有年糕,吾一才像个小孩子似的叫起来。

    妈妈端了一盘堆得高高的年糕,放到儿子面前。

    “这是妈妈特意给你做的呀,来,多吃点吧。”

    “妈妈,也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 “好!妈妈也陪着你一起吃。”

妈妈也解下束衣袖的带子,坐在儿子对面。母子俩面对面地吃起来。

    年糕是吾一最爱吃的了,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盘。正要吃第二盘时,不知为什么,他突然放下筷子,深深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 “吾一,怎么啦?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 “是不是噎着了?”

    “没有啊。没事。只是,是眼泪出来啦……”

    “眼泪?”

    “也没什么,这就是,人们说的高兴的眼泪吧!……妈妈,好久没一起吃饭啦!和妈妈这么对面坐着吃饭,不知怎么眼泪就是忍不住……”

    “是呀,真是好几个月没在一起吃饭啦!”

    “在家里的时候,根本不觉得什么,……还是跟妈妈一起吃饭最香啊!”

    “是啊,妈妈也是一样啊。一个人吃饭的时候,老是想……”

    妈妈也不由自主地跟着这么说,但她突然意识到,这样说下去,勾起吾一恋家,就不好办了。其实吾一此时的心情,并不像妈妈所担心的那样。

    “妈妈,前几天,我吃了那个,叫什么来着,那个点心……对了,对了,我吃了华夫饼儿了……”

    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 “是西洋的点心。就是像蛋糕做的槲饼[1]那样的东西,……里边的馅儿叫做果酱,好吃极了,舌头都快要被融化了。——不过,还是妈妈做的豆沙年糕,比那个点心不知要好吃多少倍呢!”

    “呵呵呵呵,你也学会说奉承话啦。看这样子,你将来一定能成为好买卖人啊!”

    “不是奉承,不是奉承。——妈妈真坏,不是奉承话。”吾一很认真地反驳妈妈的话。

    母子二人能这样开心说话,半年的时间里,只能有这么一天的机会。

    大街上卖金鱼的清亮的吆喝声,夹杂在一边说着“来了”“来了”,一边急匆匆跑过去的脚步声中,一直传到胡同里来。

 

 



[1] 槲叶包的豆沙馅年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